[透]

万年指绘沙雕人
我不是透明的!!
我不是透明的!!
我不是透明的!!

【玥笑】表情符号paro

■原创

■腐向注意!!

■本家(?)Whatsapp

■腦洞过大

■小学生都不如的文笔

■感谢您按进來!!!

___________________

众所周知,聊天应用里有表情符号。

那如果,它们都是有生命的话,应用里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?

这是个关于玥和笑的故事。

玥因为是早期的表情符号,所以并没有很多朋友。大家都因为他的笑容而远离他。

最初,玥来到了聊天应用的世界。他看了自已前后左右,他的左边是一个满月,前面是个月牙,后面是一朵……?是玥不认识的花。玥的兄弟朔是黄色的,和玥相反。玥是灰色的,但是他们的微笑却像亲妈生的一样。

“只好向右边的左月问问题了……”

「你……你好!我是新来的!」

右月看了一眼左月,再看着玥。

「那个…我們也是新來的。不好意思啊。」

「不不,這裡才。。。」

过去的时间在应用里感受不到,

毕竟它们只是程式。

玥在应用的使用率较低,每次看使用率,玥的心可是很疼很疼的。这个时候,应用快要更新了。使用率低的表情符号可是要被删除,像以前的菜刀符号就被删除了。

“应用正在更新中…”

眼前出现的七个字加三点。

“更新完成”

在黑喑的屏幕中,

“涼了涼了”

玥再次张开眼睛,自己的右手举着拇指,而自己的左边是,一个金发的人? !

“我还未被删除吗?”

玥发现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超矮的男孩子,完全不能看到他的脸。但是那个男孩子的左手也举着拇指,脸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他是在笑着。

👍🌚😊👍

玥打算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,金发的男孩子看了一看玥,然后很小声地叫玥

「你好哇~我是笑!是新加入的表情符号!请多多指教呢!前辈-玥!」

玥吓了一跳,首先是因为自己还没有被删除,然后……

是因为这个金毛小子-笑,先不说他是新的表情符号,

为什么这小子会知道我的名字? 玥不禁这样想………!

话说,现在我是在对话框里吗? !

玥是多少「年」没有在这里了。 。 。

笑和玥一样一直保持一号笑容,不过,笑的笑容是犹如黑暗中的光一样。

把玥从中救出来………?

为什么…?

那么为什么…?

为什么玥这种没人气的表情符号会和「光」留在同一个对话框呢?

“八成是按错了吧”

玥想出这种「理所当然」的理由。

“回去跟左右月谈一下吧”

不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在回去选择框时

“谢谢你啊,叫笑来着?总之,谢谢你让神按错了我。www”

玥罕见地笑了几声,从心底中。

笑脸上的那种「光」渐渐消失,换来的是看起来十分生气(但其实很可爱)的臭脸。

「不是!才不是神大人按错了!请前辈给自己多一些信心!!」

“但是,像我这种……”

笑突然把他的双手直直向下握住拳头,头也跟着垂下来,玥也停止继续说话了。玥看着笑的耳朵都红了起来,看来是真的十分愤怒。可是,玥却不知道为什么笑要生气,

毕竟玥根本不应该和笑一起出现。

「玥前辈才不是那么差的表情符号!」

这句令玥停止他打算前进的双脚,反而在呆呆地看着,听着笑的一举一动,一字一句。

玥前辈,从得知自己可以加入程式里时,我超级开心的……」

「光」拼尽他所有的力量,向着不应该存在的「人」说。

「因为我一直っすkーーー(s.suk---)」

在这一刻,玥的世界从灰喑的黑色变成充满白色,可能还有一些樱花ww

笑的眼眸里是充满着眼泪,透过「光」的折射,令笑的「光」又加强了一分。而那一分,又是因为什么而发光的呢?光射在玥的脸上,可能这就是因为あi(ai)。

【系统:强制传送表情符号-笑】

「诶。」

就这样,玥再次和「光」分开了。

🌝😊

笑惊愕地看一看自己身边,

「咦?……唔……呜哇?!!」

朔保持笑容地看向旁边的小鬼,

“这小鬼怎么回事”

这是朔第一个想法。

“为什么他脸和耳尖那么红……?”

这是朔第二个想法。

“近看,也挺可爱的……??”

“他可是个男的啊?!”

眼看朔的脸快要亲到笑那樱桃小嘴,笑当然一把推开了朔。

🌝 😊

哦,雪特。笑现在心里十分慌乱,要是达成梦想前就被赶回符号训练所怎么办!这当然不行呀,可是刚才也被系统强制传送了。这可怎么办?

「你是玥的哥哥吧?」

朔和笑一起走在回去选择框的路时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朔也因为刚才他自己太冲动的行动而不说话,可是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获得他的情报的时间。何况朔是那个人的兄弟。

虽然由于刚才的事件令朔感到羞耻,可是笑突然问有关于玥的事令他吓到了。而且,笑是个新的表情符号阿。

<是…是没错啦…。 >

朔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笑的表情变化,笑好像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。朔心里松了一大口气,呼~~~太好了~没有踩中地雷~~
「请告诉我有关玥前辈的事。」

笑一面认真地对朔说,和「光」不一样……应该说是相反的,根本和黑社会盘问人的态度没什么分别。笑的眼眸里和刚才和玥说话时不同,可能是因为通道里光线的问题,笑的笑容也不知道消失到哪了。

<呼呼呼。 。 。 >

朔突然低声笑了起来,这令笑那眼神游移了一下。而朔也没有放过那一瞬间,握着笑的右手强行把笑按在墙上。可是这令笑的眼神也完全消散了,换来的是冷汗和恐惧的眼神。

<咦…~你不盯着我了吗? >

朔保持着笑容地把脸靠近笑,笑把脸转过去,笑跟随本能反应把那对棕色的眼睛紧紧闭上了,这使笑那白皙的脖子完全被朔看到了。

「啊…!」

笑感觉到右手上的那种力度飞走了,笑慢慢张开他的双眼,看到自己的右手上被朔握着的痕迹。笑把头看向通道的尽头,和他小时候看到的那个背影有些不一样,只是那个背影变阔了。可是和小时候的地点,人,动作都一样。

「玥前辈!」

“唔……?喔喔…是笑吗?”

以前是你救了我,现在请让我救你。

「玥前辈还记得吗?」

笑用他那真挚的眼睛,看着眼前-他最珍惜的人。可是笑并没有对玥打飞朔这件事感到惊讶,好像早已经知道他会这样做似的。

“什么?”

笑听到玥的回答后眼睛里的水不能自制地不停流下来,眼泪的主人也用他的双手抹去脸上的泪水。玥慌张地用他衣服帮忙抹去笑脸上的眼泪。随即,笑把他的头整个贴在玥阔大的怀里。

「为……为什么!大骗子……!」

玥看到笑在自己的怀里时,他内心可是开心得要飞了。玥用他的双手抱着了笑,他银白色的眼睫毛也慢慢合上,嘴角微微向上场。

“那是骗你的,笨蛋。”

「那…玥前辈可以和我交往吗?」

==================
“呐,你没事吗?有受伤吗?”

年幼的玥对着被朔吓得脚软而坐下的笑问,而笑看着打倒了威吓自己的人-玥的背影,呆坐在地上。

那时候,训练表情符号的训练所带着年幼的符号们去参观选择框。笑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白色的长袍,因为他突出的表现令他可以和比较年长的表情符号一起参观。在集合的喷水池前,他看到一个有着一头白银色头发,长长的眼睫毛向下垂,坐在喷水池旁边。

「你好像天使师姐呀。」

玥听到这句后完全被它吓倒了,他那头灰白色的头发,眼神凶狠和极像不良少年的样子…居然…!居然会被说像天使那个号花,更重要的是,他可是个男的啊!如果哥哥朔那个金毛被说也算了,毕竟他是个帅哥。玥把眼睛大大地瞪着眼前比他矮的男孩子,而笑注意到他这一连串举动继续说下去。

「我的名字还没有定下来,所以请叫我…」

“行了吧,我是玥。先叫你笨蛋吧。”

笑看着眼前的人,不管叫自己笨蛋。反而握着了他的双手…

「玥前辈!我喜欢你!请和我………鸣…!」

笑用自己的右手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,他的脸颊也红透了,耳尖也红了起来,自己到底打算和第一次见面的表情符号说什么啊。原本紧紧握着的手也松开了,笑立即用左臂挡住自己红红的脸跑走了。而他好死不死地跑进选择框里,撞上了偷跑到那里的朔。而笑没有立刻向朔道歉,只是一直跑一直跑。终于,笑累了,他看看自己周围,通道黑漆漆的,连一点光也没有。笑看了看前面,黑黑的。他又看了一下后面,也是黑…?一个金毛气冲冲地跑过来,笑以为是前辈们,于是他举起右手挥挥。朔立刻冲前,按着笑的右手在墙上。

<你小子是找死吗? >

笑有点惊慌地看着眼前和自己喜欢的人十分相似的脸,可是眼前的人和「他」不一样。那双散发出微弱的光的金箔般的眼睛,和笑喜欢的软软的眼睛完全不一样,笑被他那种威慑吓得脚软了。

“朔你在做什么!”

笑看向声音的源头,是那对银杏色的眼睛啊。那对眼睛跳起,用飞脚踢飞了威慑着他的朔,天使的光映照出背影。而笑因为放心下来而直接坐了在地上,那个人急急地小跑过来,用他的手抹去笑脸上的泪水。笑也不害羞地把他的哭脸贴在玥的怀里,玥也配合着笑,把双手抱着笑那还在震颤的背部。

「玥前辈,可以…呜…不要讨厌我吗…?」

“可以喔。”

「那…玥前辈可以和我…和我交往吗?」

玥并没有用那温柔到犯罪的声音回答笑,而是把他的脸移到笑红得彻底的耳边,用笑所喜欢的,那软软的声音回答他。

“这可要等到你长大后吧,笨蛋”

「请不要忘记我…玥」

=================
现在,一样的姿势,一样的问题,但可是不一样的回答。

“可以喔,笨蛋。”

____________________

朔:????????
結局大約是笑用自己的人气來拉高玥的使用率
( ´▽` )ノ感谢您看到这里~☆

科普一下(?):

玥(yue第三声)

朔(shuo第四声)

好き(喜欢suki)

愛(ai)

把去年8月画的画重画了二次……
是兒子!!!沒有名字的兒子!!
上面好像打錯了!!!

p2  是第一次厚塗((比例………
p3  是好像在去年10月來着?((当時在做什么……
p3  是昨天画的((自己都看自己的画不下去了

比例你被我吃了
(tag不知道應該打什麼 ^―^ ;)

玩了香港小学生的梗
小学生会把手当是槍然後问
“要錢要命定係要底褲”
我感觉可以以雷安角度去看待
所以我依然是个上色渣(直接不上色了……
画得不太好請大家见諒~☆

画风清奇的ECHO曲绘,画风十八变!~☆
(“3”这字我喜欢~
想了很久如何弄3p...)
p1 下面2个p合起來
p2 沒有黑羽毛的
p3 沒有粉血的

【雷安】不怕打雷的骑士和狮子在相恋时的起始


■以下是 不是透明但将要变透明的人摸出来的东西:


●令人白目的文笔(可能会令人感到不适的文笔)


●两人都是小学生(我爱正太☆)


●很短!真的很短!


●应该没有后续


●感谢您按进来! ! !









在小学放学后,正义感十足的安迷修在大门前截着雷狮并要求雷狮和他一起回家,安迷修说出了他们俩今天的话题,


“我长大后一定要成为学生会会长!”


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说“像你这种怕打雷的骑士(笑)也可以成为会长吗?”


而安迷修有些不开心地回答他眼前的问题


“那么如果我成为了会长后,你就绝对不许再笑我怕打雷!”


雷狮跑到安迷修前面指着他说


“好好,等会长大人能即位后我就不再笑会长大人了”


安迷修继续走


“我绝对会成为会长的!所以雷狮你不要再叫我「怕打雷的骑士(笑)」了,即使是我也会生气的! ”


雷狮突然大笑起来“噗哈哈哈哈哈哈!安迷修你不是每天都在生气吗?”


安迷修生气地转过脸


“还不是因为你我才生气的!反正和你一起的时间也只剩下这个小学六年级了,我之后再也不会再因为你而生气了!”


雷狮的脸由大笑中变成了一脸严肃


“什么啦?雷狮你没办法和我上同一间中学吗?都叫你平常读多一点书,你看你那可怜的成绩,多多少少在小学最后一年也加油吧”


雷狮依然是一脸严肃


“所以说,你加油啦!”


雷狮依旧是一脸严肃


“要不我替你补习吧”


雷狮嘴角上扬


“这可是你说的啊?怕打雷的骑士(笑)”


“都叫你不要再叫我「怕打雷的骑士(笑)」了! ”


“那就定在今天吧,然后地点是我家”


安迷修低下头,这成功引起了雷狮的好奇心。雷狮一看安迷修那红得像一个恋爱中的少女的脸后,


“什么啦?要收钱吗?多少?”


安迷修猛然抬起来头来,不过他的脸还是很红


“就破例一次不收你的钱吧,毕竟是我提议要替你补习的”


“你在吱吱什么?那么小声我要怎样听啦!”


安迷修提起他那小小的胸膛以超小声对着雷狮耳边说,


“我说我不收你钱啦,笨――蛋”


雷狮老脸一红,不过很快就消退了


“原因~我要怕打雷的骑士(笑)不收我钱的原――因”


雷狮在原因两字上加重了语气,他这句话令安迷修的脸更红了,安迷修走到雷狮脸前,


“我才不怕打雷,那是因为我……”


未等安迷修说下去雷狮便说了,那句影响他们俩的未来的话


“那我说我喜欢你,怎样?你要说原因了吗?不怕打雷的骑士(笑)”


安迷修的呆毛以不可目测的速度疯狂抖动


“这就是你的原因吗?不怕打雷的骑士(笑)”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就想試下写写安哥的呆毛而已2333

希望您們有吃到飽←_←


最近在玩貓咪大战爭,头中蹦出了合作的念头。。。
(腦洞過大)